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顧問網
  當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顧問網 > 家庭教育 > > 正文

聽見公婆做那種事 表嬸讓我弄

   日期:2020-06-01 12:59    

 

王老魔點點頭,卻還是一臉擔憂的道:“有困難要跟我說啊,大家都是同事,能幫呢,我肯定會幫你的,可不要一個人傻扛著啊!

郝瓶梅露出感激的笑臉,道:“哎呀那真是謝謝王總,那我就不客氣了,萬一哪天我家里真有點什么急事,就勞您幫忙啦!

王老魔也笑,道:“都好說都好說!

辦公室里一時沉默下來,郝瓶梅雙手交叉疊放在腿上,眼睛似乎無意的看向對面的老板。

見老板臉上的笑容淡了些,仿佛在斟酌用詞,她心里一緊,心說來了,這次找她來的正題要來了!

“是這樣,”王老魔依舊話語溫和,胖胖的臉上都是笑褶,有些疑問的道:“聽說你懷孕了?”

郝瓶梅手指一緊,面上卻不動聲色,大笑道:“老板,您這是聽誰說的?這是造謠呢!你看我哪里像懷孕的樣子?”

王老魔不說話,只是盯著她看。

郝瓶梅故作輕松的聳肩,道:“不可能,我要是懷孕了肯定廣而告之,”順帶著試探道,“就算懷孕了,也不會影響公司業績,您放心就是!

王老魔贊同的不斷點頭,連聲道:“當然當然,你的能力在那放著,公司有眼睛的都看的見!

郝瓶梅知道他還有話要說,也沒插話,果然,那王老魔沉吟了下,道:“公司呢,也不是反對女性職工懷孕,也不會做出什么女性懷孕給加工作、不讓休產假啦這種事,所以你要是真的那什么,也不用怕,你跟我說,咱全公司上下都會呵護你!

“真沒有,王總,那都是傳言,做不得真的!”

王老魔面目慈祥,依舊帶著笑,擺手道:“小郝啊,你也不要緊張,懷沒懷的也不重要,既然今天談到這里呢,我就先表個態啊,公司是絕對支持女性孕育子嗣的,畢竟這個是女性的天職么,就我個人而言,我也是支持女性懷孕的,你知道,我這個人也比較隨和,也愛孩子!

郝瓶梅嘴角幾不可見的抽了一下,勉強維持著微笑,聽王老魔繼續說。

“我個人會對公司女性職工懷孕表示由衷的祝福,但是咱們畢竟是個公司,懷孕也是件大事,一旦懷孕,難免會感覺疲累、身體不適,公司的建議就是適當的減少工作,也不要參與什么激烈的競爭,那對孕婦不好,你明白吧?”

郝瓶梅點頭,道:“明白明白,王總您放心,我這邊沒問題的!

王老魔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繼而道:“也希望你不要誤會啊,公司不鼓勵員工為了工作而做出傷害身體的事,你懂吧?”

郝瓶梅道:“懂,王總啊,也不知道誰跟您開這么大一個玩笑,我現在就可以認真負責的告訴您,我沒懷孕,工作也不會落下,這個季度的銷售冠軍也還是我們組!”

王老魔就笑道:“開玩笑自然最好,如果真懷孕了也要恭喜你啊,哈哈,公司的產假是帶薪的,其實你可以考慮一下!

郝瓶梅就笑,說不用不用,接著兩人又干巴巴的聊了兩句,這才算完。

……

出了王老魔的辦公室,郝瓶梅臉上的笑立馬就消失了,她感覺到一種深深的危機。

她已經在公司足夠小心,但王老魔居然還是知道了,今天這次談話,那就是對她的敲打。

王老魔嘴上說的好聽,但郝瓶梅知道,一旦她真的承認了懷孕,王老魔就能直接借著這事,將她手上的資源一點點擼干凈,隨時準備換人,

公司不是慈善機構,一個新生兒媽媽在生活和工作上的協調能力會直接影響公司一段時間的效益,尤其是這個新媽媽還在公司擔任銷售組長,王老魔不會任由這種事情發生。

想著,郝瓶梅就長長的吐了口氣,心里要拿掉這個孩子的念頭越發堅定。

同時,她也不由的警惕起來——王老魔不可能平白無故找她談懷孕的話題,一定是有人先向他打小報告的,這個人,會是誰呢?

她一邊朝著座位走去,一邊在腦子里過著這段時間的人和事,想從中找出蛛絲馬跡。

這一細想,那心思立馬就轉到了陳重身上,這段時間以來,她和陳重碰見的次數著實有些多,陳重對她表現的也過于熱情,就連前幾天,陳重也還拐彎抹角的跟她套話。

結合這兩天陳重知道銷售一組業績會穩壓他們銷售三組后的不正常反應,那告密的,十有八九就是他!

郝瓶梅想通了這些,微微冷笑一下,心說這種不想著努力開拓渠道拉單子拼業績的人,也就這點格局了,打了小報告能怎么,等她這個周末去做個手術,他還能怎樣?

這種人,翻不出什么大浪來!

想著,就又給方建平發了條信息,確認打胎的時間。

此后幾天郝瓶梅上班時總覺著公司同事看她的眼神都不對勁,好幾次她一回頭,那些三三兩兩聚集的人才散了。

她讓周麗打聽了下,才知道自己懷孕的事居然被傳的沸沸揚揚,幾乎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連她的組員都猶疑而隱晦的問過她這事,似乎都覺著她也要離職。

郝瓶梅氣的不清,但這種事又不好解釋,總不能逮個人就說她沒懷孕吧,只能忍著。

一晃就到了周六,郝瓶梅一大早就起了床,照舊將團團托付給黃美琪,自己跟早早來接她的方建平一起去了醫院。

她們預約的手術時間是下午三點,早上去是因為醫生交代還要做些手術前的身體檢查。

方建平一路一直安慰著她,陪著她跑上跑下的做檢查,手上捧了一大摞體檢單,到中午十二點,才堪堪做完。

到兩點半左右的時候,他們就提前進了手術等候室,那里也有個醫生負責查看他們的體檢報告。

方建平一手攬著郝瓶梅,一手將那一摞單子遞過去,然后就開始等著。

醫生穿著一身常見的白袍,還帶著手術帽和口罩,只能看出是個中年女醫生,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

那女醫生刷刷的翻了幾頁,然后抬頭看了他們一眼,又認真的從頭翻了一下,道:“郝瓶梅?”

郝瓶梅忙道:“是,是我,醫生,是有什么問題么?”

那醫生道:“你身體底子不好,有嚴重貧血癥狀,而且你的子宮壁較薄,偏寒,做墮胎手術的后遺癥較大,簡單來說,這次人工流產手術后,你再要孕育孩子會比較困難!

郝瓶梅臉色刷的就是一白,手也下意識緊緊扣住了方建平的手,掌心也慢慢浸出了一層薄汗。

方建平臉色也有些凝重,道:“醫生,這會不會是弄錯了?我們之前還有個孩子,我媳婦她身體很好的,你看這……會不會,會不會是弄錯了?”

那醫生又抬起眼皮看了他們一眼,聲音如機械電子音般冷酷,道:“這單子上的數據是這么說的,沒錯,我們做醫生的也不兼職唬人,告訴你的自然就是真的,出去等著吧,到時間了護士會叫你們!

方建平還想再問,那醫生卻低下頭去,道:“下一個,趙婷婷!”

那站在旁邊的護士應了一聲,就出去叫人。

方建平和郝瓶梅一起出了那醫生的就診室,就坐在外面那藍色的候診椅上,兩人一時都沒有說話。

周圍熙熙攘攘,有病人的呻吟,有護士的安撫聲,還有病人家屬低聲的聊天,但這些聲音卻仿佛都傳不到他們耳朵里。

時間一點點接近三點,郝瓶梅手一直絞在衣角上,掌心的汗水也一層層浸出來。

方建平一直在旁邊看著她,見她將裙子攪的都起了褶子,便將手伸過去,十指插入她的指縫,緊緊扣住,道:“還糾結呢,媳婦,老公說過,咱家你最大,這個事你今天拿不定主意,咱們就改天來,什么時候決定好了,你跟老公說,老公都陪你來,別揪了,裙子都皺了,”

郝瓶梅惶惑的抬頭看他,方建平臉上的神情稱不上放松,卻很讓人心暖。

也不等她回話,就拍了拍她的肩,去跟醫生說暫時不做那打胎手術了。

郝瓶梅腦子很亂,連怎么被方建平帶出的醫院都不太清楚,

方建平也沒多說,徑直去取了車,將她安頓在副駕駛上,才穩穩的開車離開醫院。

那醫生那么一說,那打掉孩子這個事就不再只是一個簡單的決定,它變的無比艱難。

方建平不時會看一眼郝瓶梅,見她呆呆的看著窗外,半晌也不說一句話,就知道她心里也已掀起了一片驚天大浪。

他想了想,慎重的開口道:“媳婦,剛才醫生說的你也聽到了,咱媽……不然這個孩子,咱們留下吧?”

郝瓶梅抿著嘴,手又下意識去翻攪衣服角,道:“老公,你讓我想想!

方建平張口就道:“這——”

話未說完,就被郝瓶梅一把按住了胳膊,郝瓶梅道:“老公,求你了,讓我靜靜,我腦子很亂!

方建平看著她仿佛疲憊不堪的臉,那些原本已涌上喉口的、理所當然的話都被他強硬的壓了下去。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頭發,再沒有說一個字,沉默的做個司機。

郝瓶梅靠在椅子上,眼睛看著車窗外飛速掠過的那些景色,瞳孔里明明暗暗,但她卻好像什么都看不見。


(編輯:清楓學長)

返回首頁  |  關于我們  |  招聘啟事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投稿通道  |  業務范圍  |  聯系我們  |  返回首頁  

版權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顧問網 本網站各類信息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滬ICP備08103758號
網站信箱:[email protected]

回到頂部 甘肃快三今日走势图 连准300期杀码公式 足球俱乐部 杠杆炒股平台 股票如何买短线 心悦鞍山麻将 青海体育十一选五 在家兼职网赚 上证指数是什么公司 七星彩选号方法与技巧 股票讨论微信群